非开挖施工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非开挖施工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民间鬼故事九命白玉猫-【xinwen】

发布时间:2021-10-12 11:13:58 阅读: 来源:非开挖施工厂家

解放以前,有个姓姚的混混,靠盗墓发了家。这盗墓可是个随时会丢性命的买卖。姓姚的是个狠角色,干到最后的时候,遇到了笔大买卖,他就起了贪心,把另外两个一起下到墓里的兄弟给杀了,自己独吞了那笔钱。

拿着钱,这混混跑到北平城,赁下个洋车行,就是旧时的人力三轮车,做起了正经行当。虽说有了产业,但脾气秉性却不见收敛,车行跑车的车夫们背后都叫他姚阎王。

眼看过了腊月,就是阴历新年。这一天,姚阎王把手缩在袖筒里坐在火炕上,盯着伙计算账。所有人的车钱都交来了,惟有老孙头还没递上来。姚阎王听伙计这么说,气不打一处来,一下从火炕上跳下来,抖了抖衣服,招呼伙计:“走,老孙头还不交车钱,咱到他家里要去。”

姚阎王带着几个人,浩浩荡荡地往老孙头家赶。

再说这老孙头,家里实在是穷,只和十六岁的女儿小丫相依为命。头两年,老孙头的老伴和两个儿子一起得了重病,没钱抓药,老孙头去庙里捻了些香灰回来。老伴和两个儿子喝下去,第二天就全都见阎王爷去了。可怜老孙头一把年纪了还得拉车养家,他只盼着能招个忠厚老实的上门女婿,把小丫托付给他,他也就没什么可惦记的了。

姚阎王带着人赶到老孙头的家时,天已全黑了下来。西北风呼呼的,刮得老孙头家院门的两扇破门板哐啷啷响。姚阎王到了门口,可不管那么多,一脚踢开大门就闯了进去。院子里破破烂烂的,什么也没有,只有贴墙的地方放着一个大成菜缸。

老孙头正在家里喝糊糊,棒子面的,稀汤寡水,没一点油腥。听见外面的动静,老孙头不由叹了口气,嘱咐小丫不要出来,自己放下碗,推开门走了出去。

“掌柜的——”老孙头谦恭地低着头。

不等老孙头继续说,姚阎王身边的下人狗仗人势地说:“你怎么回事?这车还想不想拉了?”

老孙头忙哀求道:“掌柜的啊,您也瞅见了不是?我这把老骨头,不好拉活啊。人家都喜欢找年轻小伙子,嫌我跑得慢。”

姚阎王白眼一翻:“那你还拉什么车?明儿别到车行来了。”

老孙头一听这话着了急,不管大冬天,地面冻得梆梆硬,扑通一下跪了下来,抱住姚阎王的大腿:“不行啊,掌柜的,人要吃饭啊。虽然活不好拉,但总有好心人愿意照顾一下我的生意。您再给我宽限几天,头年前,我一准给您交上去。”

姚阎王皱了皱眉,想也没想,就一脚蹬开老孙头:“少废话。”

老孙头被姚阎王正踢中胸口,坐在地上大口喘着气,缓不上神来。

姚阎王看了眼紧关着的屋门,不怀好意地笑起来:“我给你出个主意,老孙头,只要你同意,以后就不用这么辛苦了。你家丫头呢?”说着,姚阎王就往屋那边走。

老孙头急急地爬了起来,抓住姚阎王的胳膊:“不行,不行。我家丫头还小啊。”

姚阎王哪儿管老孙头的哀求,一把甩开他。

突然,寂静的夜里响起凄厉的尖叫,破破烂烂的小院骤然阴森起来。

姚阎王猛地打了个寒噤,他的身体筛糠般地抖起来。

尖叫一声声传来,院子里的几个人仰头看去。一只雪白的长毛猫站在屋顶,身体比一般的猫大很多。白猫的眼中幽幽闪着绿光,死死地盯着姚阎王,白色的长毛随着风飘动。

一个伙计忍不住喊道:“我的妈呀,这什么猫啊?成精了吧?怎么这么大?真够疹人的……”

姚阎王看到白猫的刹那,犹如见了鬼一样,他怪叫一声,推开众人,头也不敢回地跑出了院。几个下人不明所以,也跟着退了出去。

一直,偷看的小丫跑出来,哭着扑向老孙头:“您伤着没有?”

老孙头摆摆手:“我没事,我没事……小丫,你见过那只猫吗?”

老孙头说着指向屋顶,小丫也顺着老孙头看去,只见屋顶上空空如也,神秘的大白猫早已不知去向。

两人正在奇怪,院子里走进来一个身穿白衣的青年。

姚阎王回了家,谁也不瞧,直接蹿到火坑上,抱着大棉被缩在床角,浑身上下打哆嗦,嘴里不停地念叨:“不可能,不可能,我什么也没看见,我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姚阎王的大老婆看姚阎王的样子,心底犯了急,把另外两个姨太太都叫了来,一起审问伙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

伙计不敢隐瞒,一五一十地把在老孙头家发生的事都说了出来。

两个姨太太一个劲地咋呼:“不会是撞了邪吧?”

“撞什么邪?哪门子邪?”大老婆眼睛一瞪。

两个姨太太撇撇嘴,不再吱声。

大老婆把所有人打发走,守着姚阎王坐了下来。过了一会儿,姚阎王安静了许多,也不再乱说话,大老婆哄着姚阎王睡下,自己也躺下睡着了。

迷迷糊糊的,大老婆似乎听见有人说话。

“姚大哥,你知道咱们招惹了什么吗?那玉猫可大有来历啊……”

“老大,你杀了咱哥俩,你以为你就能过上好日子了?我告诉你,你的报应来了……我们是来叫你上路的,你杀了我们,路上我们会好好照顾你的……”

大老婆迷迷瞪瞪地睁开眼,只见床头立着两个白乎乎的影子。大老婆头皮一紧,吓出一身汗。原来是做了个梦。她想着梦里的话,扭过头去看睡在里面的姚阎王。

不看还好,看了后,大老婆又吓了一跳。这姚阎王贴着墙根坐在床里头,两眼翻白,脸色铁青,手里握着个精致的白玉猫。

大老婆推了推姚阎王,姚阎王身子一歪就倒了下去,人已经没了气。

大老婆顾不得穿好衣服,大叫着跑出了门。

北京卵巢早衰得治疗方法

北京治弱精专科医院

北京肾癌医院排名